紧随黑天鹅的灰犀牛——信保眼中的油价下跌风险

2020-05-21 16:21 

微信图片_20200521162153.png

Q

人们用“黑天鹅”事件比喻非常难以预测、极其罕见的事件,而大概率发生且影响巨大的危机事件则被称为“灰犀牛”事件。



2020年注定是被“黑天鹅”和“灰犀牛”抢尽风头的年份,当全世界对新冠肺炎疫情这只“黑天鹅”疲于应对、自顾不暇之际,油价暴跌的“黑天鹅”又猛的窜出,令世界错愕。还会不会有第三只“黑天鹅”出现,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灰犀牛”必将登场......

A



似曾相识的黑天鹅


微信图片_20200521162315.jpg


今年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原油需求大幅放缓,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谈判破裂以及沙特、俄罗斯价格战致使原油价格大幅下跌。

微信图片_20200521162332.jpg

进入4月,布伦特原油期货触碰25美元/桶,4月20日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价格创历史地收于每桶-37.63美元。

微信图片_20200521162348.jpg

一只似曾相识的“黑天鹅”再次出现,而上一次仅在5年前。2014 年,沙特未能说服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非 OPEC 国家加入减产计划,打响石油价格战。从 2014 年 9 月到 2016年 1 月份一年半时间,原油价格从一开始的 103.01 美元/桶降到了 27.1 美元/桶,价格暴跌 73.7%,给全球市场尤其是对产油国经济造成巨大冲击。时隔五年,油价再现崩塌,而这次又创新低。




2019年12月至2020年5月11日油价趋势图:

微信图片_20200521162440.png

2014-2020年油价趋势图:

微信图片_20200521162457.png



History repeats itself?

历史重演


石油是工业的血液,是各国国民经济最为重要的基础物资,对世界经济发展有着基础性影响。历史来看,石油价格的大幅波动,无论是价格上涨的石油冲击还是油价快速下跌都易引发信用风险事件。在2014-2015年的油价快速下跌中,全球约有80家油气公司申请破产,而产业链上的相关公司破产或引发支付风险则不计其数,从中国信保的赔付案件中可见一斑。


2014年

2014年11月8日,全球最大的船舶燃料油供应商O.w Bunker 集团突然宣告破产停止对外支付债务,中国信保向投保企业支付赔款超过4000万美元。


2014年

2014年我国某勘探公司为厄瓜多尔买方提供勘探采集服务,用于买方评估石油储量及石油资源勘探,受国际油价持续低迷影响,厄瓜多尔财政预算难以覆盖项目资金,导致支付违约。中国信保赔付超4000万美元。


2015年

2015年,我国某全球知名石油钻机设备制造商向尼日利亚出口一套石油钻机设备为某石油区块提供打井服务。受油价持续下跌及尼日利亚货币贬值等影响,买方无力偿付欠款。中国信保支付赔款近600万美元。


2016年

2016年,新加坡海工业巨头SWIBER控股有限公司突然破产,后改为司法重组,中国信保向被保险人合计支付赔款近3000万美元。



中国信保


中国信保的赔付数据充分反映了上一轮油价下跌,引致石油产业链及产油国信用风险大幅上升,而这一现象似乎正在“历史重演”。


3月26 日



受疫情严重打击,世界最大滚装船航运公司Wallenius Wilhelmsen 宣布暂时解雇其在美国和墨西哥大约2500 名员工。更早之前,该公司还宣布拆解4 艘老旧船舶,并闲置10 艘船舶。此外,为节约现金,该公司还将取消4 艘船舶脱硫设备安装计划,并同时取消分红。

4月1日


美国页岩钻探公司惠廷石油公司(Whiting Petroleum Corp.)申请破产保护,成为首家因石油价格战破产的页岩油公司。


4 月19 日



新加坡大油商兴隆集团Hin Leong Group 旗下的贸易公司Hin Leong Trading(HLT)已经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寻求重组近40 亿美元的债务。HLT关联公司,全球最大的油轮船东之一Ocean Tankers 也紧随其后申请了破产保护。


4月27日



海上钻井承包商美国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申请破产保护。该公司负债26亿美元,其中有20亿是债券,而现金仅4.35亿美元。





灰犀牛在哪里?


微信图片_20200521162524.jpg


(一)产油国汇率波动,引发贸易支付风险

油价低迷、需求下降,最受伤的无疑是主要依赖石油收入的产油国。油价下跌,直接影响“含油量”较高国家的出口收入,导致国际收支恶化,外汇储备减少,本币大幅贬值,进口价格上升,支付违约风险大大提高,同时国家采取汇兑限制措施的风险也明显增加。本轮油价下跌以来,俄罗斯、尼日利亚汇率便出现了大幅波动。




俄罗斯卢布兑美元汇率趋势图:

微信图片_20200521162538.png

尼日利亚奈拉兑美元汇率趋势图

微信图片_20200521162555.png


(二)产油国财政收入减少,项目违约风险上升

一些产油国的石油销售收入占本国财政预算的80%以上,油价暴跌使这些国家财政收支难以维系,在国际市场上的融资能力将进一步下降。部分传统产油国宏观经济指标较2014年更糟,应对危机的缓冲不足。2014年市场暴跌时,主要传统产油国拥有高油价时期积累的财政资源,得以平安渡过2015-2016年的低油价时期;然而五年之后,多数传统产油国的财政、外汇储备指标低于2014年,外债总额却明显上升。


一些债务负担较重的产油国(安哥拉、尼日利亚、赤道几内亚、刚果(布)、喀麦隆等)偿付能力承压,对我国金融机构中长期出口信贷项下的产油国主权借款或主权担保借款带来风险。我国企业正在承建的有关项目,在东道国还款违约/债务重组和疫情的叠加影响下有可能面临停工风险。


建 议


Q

(一)对石油产业链上的出口企业,应高度关注行业买家经营状况,特别要防止买家参与石油衍生品交易的未披露风险,从O.W Bunker 破产案例吸取教训,大买家不一定就是安全的买家,对老客户放松警惕往往更加致命。谨防买方因价格波动取消订单给出口企业造成损失,建议交易前洽商中国信保投保出口信用保险,涵盖出口前订单备货风险、出口后买方拒收风险和应收账款损失风险。


(二)对向一些产油国出口的企业,应格外关注进口国汇率波动、换汇结算政策,适当提高买方预付款比例,降低买方违约风险。建议向中国信保咨询相关国别在贸易项下的承保政策,及时掌握国内出口企业向该国出口的风险情况。如果对该国出口仍开放承保,建议投保信用保险加强对出口收汇的商业和政治风险的防范。

A



Q

(三)对在一些产油国从事工程承包的企业,应充分考虑该国的财政收支情况、外汇政策以及业主相关产业的连带风险。目前的疫情对我国企业海外工程项目施工已经造成很大影响,而对产油国和石油相关产业来说,信用风险更会在疫情之上产生叠加效应。投保出口特定合同保险防范所在国政治风险和业主支付风险非常必要。


(四)石油作为战略资源与世界政治、外交息息相关,相关经济活动受大国间利益博弈、民族矛盾、宗教冲突、地缘政治以及局部战争和地区冲突等种种因素影响。建议在相关产油国投资的企业,加强对东道国风险的研判、预判,采取投保海外投资保险等举措,对可能发生的政治风险、以及政府支付风险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

A



特别说明

   国际贸易形势复杂多变,以上信息仅供出口企业参考,

请出口企业在贸易实务中根据具体情况进行综合判断评估